拐卖小孩

杂食党 主all金
文笔不好努力改进
刚入坑不久如有不好的地方欢迎指出
任何问题或建议可以私聊

【all金】关于体检

这个也是额外的
这周还会看着更的,大概
注意避雷
有ooc
依然还是流水账


''那就这样,这一周都不要吃药,体检前一天不要太累,要洗好澡,晚上和体检当天早上要吃清淡点,前一天晚上要早点睡,体检当天要穿的宽松点,不要穿校服,不要带贵重物品。最近几天注意保暖,不要生病了,到时候影响验血。有特殊情况再和我说,下课。''
丹尼尔把体检通知单发下去又说了几点注意事项就走了,再一次留下班里的人自己闹腾。

此时的金看着【体检通知单】,抱着一丝侥幸,客服了对这么多文字的恐惧,努力在纸上寻找着什么。

''别看了,这次体检一定会抽血的。''深知自家媳妇发小的人说出了这个残忍的事实。

''我不信!之前几次也没抽血!这次万一也不会呢?''一双眼睛难得没有看向身边的人,依然死死盯着手里的纸。

''小鬼居然怕抽血?这种东西一下就过去了。''雷狮从后桌伸过来一只手勾住金的脖子,趴在他耳边不知道是该笑还是不该笑。

''渣渣就是渣渣,多大了还怕抽血。''因为年纪最小热爱学习而坐在第一排的嘉德罗斯走到后排花了点时间。

''你们都不懂!当那尖尖的针头戳进你的肉里开始往外抽血的时候你就知道我的痛了!!''
金终于舍得把头抬起来看着他们说话了。

''金你看,第一个环节好像就是抽血。''紫堂幻非常贴心的指着体检流程给金看

【整队——宣教——编号——抽血——听力——内科——五官科——测血压——色觉——视力——胸透——主检】

看到抽血的时候金表示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怎么办!我只有一个星期的快乐时光了!过了这一个星期你们就看不到我了!''

''好像还是抽静脉血。''卡米尔从旁边走过来,手上拿着通知单认真的看内容。

''啊啊啊!就是因为要抽静脉血我才这么紧张啊!!为什么不能抽手指啊!!!''听到静脉血后金最后的一点希望也飞走了。

''你们小孩子吗?还要抽手指?''再一次怀疑自己到底是怎么看上金这个傻小子的凯莉无语的翻着白眼。

''手指……我记得小学也会有体检吧,那个时候就是抽的手指。王子殿下那个时候不紧张吗?''
安迷修试图让金明白抽血也不是那么痛苦,至少小时候就不是。

''……''金把头埋在手臂里表示不想说话。

''那个时候的金……''
格瑞抬头回忆小时候金死死抱着自己不肯松手,针还没扎上去就已经哇哇大叫还不让医生碰的样子突然就说不下去了。

''那时候的渣渣怎么样了,你倒是快说啊。''嘉德罗斯还希望多了解一下自己王妃的过往。

''……周五你们就知道了。''
格瑞又仔细回忆了一下当时的细节,这次是真的不想说了。

''嘁,格瑞来打一架吧!''

金表示自己不想面对这一切并且好好享受最后的一个星期。

''怎么办今天过去了!我还有四天!!''

到了放学的时候金突然在班里吼了一声,把还在睡觉的雷狮给吓个半死,没好气的丢过来一本书。

''吵死了小鬼,一惊一乍的吓鬼呢,过来帮我理书包。''

''王子殿下快点回去吧,我来帮你理书包。''安迷修把雷狮所有书一把塞进书包里丢给他后又去找金一起回家。

格瑞把安迷修理好的书包背在肩上拉着金就回家了,走之前还不忘向安迷修道谢。

安迷修:等等,不是,我想送来着!为什么你就这么拉走了??

''姐姐,我们回来了……''
''秋姐,我们回来了。''

''快去洗澡,然后来吃饭。金?学校里出什么事了吗?''
听出了金没什么精神,秋还以为金在学校里受委屈了,现在已经准备好了自己的四十米烈斩同款系列四十米矢量箭头大刀。

''姐姐……我们这周五要体检了啊啊!!''
接住了扑到自己怀里的金,抱着蹲下。
''金,我相信格瑞会照顾好你的,所以别担心,不会有事的,不怕。''
秋表示她也不想再体验一次以前被金所支配的恐惧了。

格瑞:我也不想但是我能怎么办?自己宠出来的老婆自己安慰!

结果晚上格瑞快要睡觉了突然门被敲响了。只见金抱着个枕头在门口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

''格瑞……怎么办?要是我睡着了,这一天就过去了,我就只有四天了!''

格瑞:怎么办突然很想打发小但是又不忍心怎么办? ''……唉,进来吧。''沉默了几秒钟终于格瑞还是做出了妥协。

''嘻嘻~谢谢格瑞!就知道格瑞最好了!这次我一定不抢你被子了!''
金马上又挂上了大大的笑容窜上了格瑞的床。

格瑞:你每次都这么说。

——————————

之后每一天金都在给其他人预警,每天都说怎么办怎么办又过了一天,到周四就又换了个说法。

''怎么办怎么办?还有两节课今天就过去了,明天就要去体检了!!''
……至少换了个说法。

周四晚上秋为了让金放松来接他了。

''姐姐姐姐怎么办?今天过去了啊啊啊!!明天就要来了!!''
''姐姐姐姐怎么办?马上就要到家了!!等我再出来的时候就要去体检了!!''
''姐姐姐姐怎么办?我们到家了啊啊!!再睡一觉明天就到了啊!!!''
半夜里…… 秋梦到她可爱的欧豆豆和他说''姐姐姐姐怎么办?我已经睡着了!!等我再醒过来就要去体检了!!!'' 然后秋就被吓醒了。

体检当天早上,秋和格瑞都很谨慎,小心翼翼不提起任何一个字能让金想起来这不是梦今天确实要体检。

''格瑞啊啊啊啊!!!!我不要上车!!!!!!!我不要去医院!!!!!!!!!''
这几天已经快听腻了的几人表示已经习惯了,现在随便吼吼都不是事。

最后金被佩利抱上了车

''放弃吧小鬼,我们已经在车上了''
''放弃吧渣渣,我们已经快到了''
''放弃吧王子殿下,我们已经要开始编号了''
''不不不,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明明还没到

''至于这样吗?不就是抽个血吗?''凯莉递给金一个草莓味的棒棒糖,金快速剥开来塞进嘴里咬碎了。

''没有比这个更可怕的了!马上你们就会体会我的绝望了!''

''……被你这么一弄我也跟着紧张了。''这几天被金重点灌输思想的雷狮莫名其妙也跟着慌了起来。

''一群渣渣,抽血有什么好怕的,以前不都抽过吗''

''好了,到了,下车吧。''格瑞把手上拿着的书放下,换上了两个耳塞,已经准备随时塞进去了。

这个时候金反而异常安静,卡米尔在旁边拿着一个小蛋糕安慰他,看着金这么害怕抽血还不能不抽其实大家还是不太好受的。

所有人全部到了医院的大厅,丹尼尔带着医生过来,几个医生一个拿着播音机一个拿着记号笔和每个人的单子,剩下的在旁边准备仪器。
按照惯例,所有人要先听录音介绍一下医院和体检的内容再反复强调不能打闹和体检的重要性,之后才是编号。

编号就真的像给猪肉标号一样……拿着记号笔在你手上写数字,一个一个排过去,之后叫人都是叫编号的比如205到215先去测身高体重。

其实这个本来也没什么,直到金说了一句猪肉厂生产合格。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然后嘉德罗斯抽了一根路障就要打刚刚给他编号的医生,最后被丹尼尔以不能殴打医生为由暴力镇压。

金他们先去测身高体重。

''原来不是一开始就抽血啊,吓死我了。''金刚测完身高体重,现在在准备测血压。

''测完这个也差不多了。''格瑞测完血压把位置让给金,一转头看见金的坐姿嘴角抽了几下后还是忍住了。

那个桌子特别的高,测血压是有一个机器你要把手伸进去,然后按一下开始就很快就好了,但是因为身高问题,金把手伸进去后整个右半边的身子都是抬起来的,屁股只能坐左半边,整个人都是扭曲的。

看着旁边的雷狮和安迷修还要把身体往下弯点才能测,金脸上MMP心里MMP。

这样的坐姿让金很不舒服,测的时候动来动去的,结果测出来血压110把医生吓一跳,再测一次金僵在那里动都不敢动最后测出来77。

''嘉德罗斯居然有130斤,你是猪吗?''平常一直坚持给大家做健康食品的安迷修看着嘉德罗斯的体重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平时的营养套餐都白做了。

''你个140斤好意思说吗??''

''可我比你高15cm''

''……安迷修,来打一架吧''不知道从哪里又掏出来一根路障。

金:161cm120斤的我说什么了吗??你们考虑考虑我好吗???

下一个项目是胸透,看见还不是抽血的金非常满足,然后就听到医生说,出来的人拿管子。

看到那个装血的小管子,金在认真思考砸了它要赔钱吗?

从205到216一组里面全是金认识的人
205佩利
206帕洛斯
207雷狮
208安迷修
209埃米
210卡米尔
211雷德
212格瑞
213金
214嘉德罗斯
215银爵
216紫堂幻

但是一组只分到215所以紫堂幻就只能在下一组里面

从佩利和帕洛斯开始有两个地方抽血,佩利抽血进行的非常顺利,而且只按了一会儿血就止住了,之后还告诉金其实一点也不疼。

帕洛斯一坐下就用那具有欺骗性的眼神看着护士''能劳烦轻一点吗?''
结果人家护士毫不犹豫的把针扎了下去,帕洛斯脸上的笑容渐渐扭曲。

金看到帕洛斯诡异的笑容还不等他抽完就直接问疼不疼

''疼……真的疼……''帕洛斯难得没有说谎,但是金无比希望这是帕洛斯的又一个谎言。

下一组是雷狮和安迷修,佩利抽的比较快,所以雷狮先抽的血。

''你要是敢弄疼我就完蛋了。''雷狮用眼神威胁护士,但护士表示已经经历过大风大浪了,报复雷狮对她的威胁,下针快准狠,抽血的速度也故意放慢,就是不把针拔出来。

雷狮最后被迫向黑恶势力低头。
金看的瑟瑟发抖,所以觉得不能得罪医生护士,尤其是你要抽血的时候。

''这位美丽的小姐,对在下温柔点好吗?''
不得不说,安迷修这句话还是让护士小姐很开心的,本来护士已经准备下手轻一点了,但是……安迷修血管太细,护士对着手臂拍了好半天就是找不到,最后怒了,直接戳进去,误打误撞的到还真扎准了。
其实是因为金在旁边,所以运气好。

卡米尔到是没什么事,嘴里含着糖,心里念叨着金,也没感觉很疼,扎完针还安慰金说一下就过去了。

埃米在针扎进去的一刻埃米头上的呆毛都炸开了,这点和女生组同样在抽血的艾比一样。
看着炸毛的埃米金本来还想问疼不疼的话又给咽了下去。

雷德忙着和女生组的蒙特祖玛打招呼,格瑞提前把耳塞塞好,想着等会要面对的一切都没感觉疼

终于还是到金了
金僵硬着身体,同手同脚的走过去坐下,迟疑着伸出了手,颤颤巍巍的问隔着一层小玻璃的护士
''那个……能不能……能不能轻一点?''

护士看着金这么可爱,本着一定不能弄疼他的想法轻柔的把橡皮软管系在他胳膊上,涂上了黄药水后作为距离金最近的她表示这辈子都不想再给别人抽血了。

金感受着手臂上传来的湿凉的感觉,心中的恐惧越来越大,在针管扎进去的前一秒猛地把手缩回来,啊啊啊的乱叫。

护士手一抖,差点把针扎自己手上,耳朵旁边全是金的惨叫声。

格瑞早有准备的抓住金,''还没扎进去呢。''

对面的女生组都看了过来,其他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金好像世界末日了一样疯狂的惨叫,整个楼层都是金的声音,一阵接一阵的惨叫声传出来,格瑞抓着金的手臂想把他拉过去,金拼死反抗,就是不伸手。

''冷静点!闭上眼睛!不会有事的!一下就过去了!''

''我不啊!!会很疼的啊!!我不要抽血!!!''

最后好不容易安抚好了金,金抖抖索索伸出手,护士又重新给涂了一次黄药水。
''等等!我还没有准备好!''金又想把手缩回去,但是护士早有防备。
人家一下子抓住金的手腕,又给拉了回去,然后在金叫起来之前快速的把针扎了进去抽血,虽然已经很温柔的扎针了,但是金还是感受到了撕心裂肺的痛。

按着抽血的地方去测听力的时候金已经升天了。
众人只看到金从门口走进来的时候脸色惨白,眼角红红的,脸颊上还有泪痕,僵硬的慢慢一步一步走到座位上坐下,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

金后面进来的是银爵,在金之后抽血的除了嘉德罗斯都没感觉到疼,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被金的反应吓到了。

嘉德罗斯……emm……护士找了好久都没找到血管,然后和对待安迷修一样直接扎了进去,但是这次金不在旁边,那个护士扎了两针都没有出血,丹尼尔又一次制止住了脸已经黑成银爵的嘉德罗斯,那个护士最后抽了嘉德罗斯手背,终于也抽完血了,但是因为太慢了就被划到下一组去了。

金在测完听力出来后就看见嘉德罗斯一脸想要毁灭世界又隐忍疼痛的样子对金说那个护士扎了他好几针。

金在抽血前刚上完化学课

但这不是他在测嗅觉的时候和医生说酒精有刺激性气味的理由。

佩利的鼻子真的灵,一下子就闻出来是醋,但是他和医生说有酸味就给过了。

金非常不服,为什么佩利说有酸味就可以过,他说有刺激性气味就不能过??

安迷修在测色觉的时候抽到了一张卡片,上面有六个四不像的类似于动物的图案,当医生问他上面是什么的时候,安迷修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个……这位帅气的……先生?我把它的轮廓描出来能算我过吗?''
''就5秒你描什么描?快说这是什么?''
''可……在下不认识啊!''

最后医生给他写了色弱

最后一个项目,除了因为抽血耽误了时间的嘉德罗斯和本来就分在下一组的紫堂幻,其他男生都聚在了一个房间。

一个医生进来,让所有人脱掉鞋子和袜子站到棉垫上面去,然后……
''把衣服脱了。''

所有人???

''脱上衣就可以了,裤子不用脱。''医生又补充了一点。

''这么刺激吗?''
''其实脱裤子也是可以的。''雷狮看着金,眼里意味不明。

然后下一秒就被医生拉着转了过去面对墙。

''所有人背对过去蹲下。''
因为是围城圈站的,背过去后就完全看不到金了,雷狮和佩利刚想转过去就被医生敲了一棍子。

格瑞:作为发小的我已经看了无数次了,你们这群小辣鸡终究敌不过竹马

本来还想偷看但是检查一结束,金就马上穿好了衣服。

卡米尔眼疾手快的拍了张照加密设为屏保。

雷狮本来还想要,但是卡米尔根本不给。

雷狮:卡卡,那是你嫂子

卡米尔:不大哥,那是你弟媳

虽然扎针的时候金叫的死去活来,但是因为格瑞帮忙按着,抽血的地方连一点印子都没有,所以出了医院就不疼了。

之后嘉德罗斯看着帕洛斯发在空间里的说说气的去把医院给砸了,这回丹尼尔都控制不住了!!

帕洛斯:【体检最后的主检是检查身体有没有畸形或者伤疤,脱光的金的皮肤又白又嫩,摸起来滑滑的而且富有弹性,纤细的四肢和柔软的腰肢看着都让人把持不住】

也经历过主检但是和金不在一个组里的嘉德罗斯不仅把医院砸了还把当初抽血的那个护士揍了。



没错就是我!这周五体检了!真的超级无敌疼!扎进去也疼,拔出来也疼,而且抽完之后更疼,回家了还是又酸疼酸软无力。而且还发紫肿起来了,可能是按的时候没按好。
本来没有打算写这个的,直到回家被家里狗狗扑上来碰到抽血的伤口(๑˙ー˙๑)